安魂

萬里鄉音掩月痕,半盞幽燭近黃昏, 誰懸一燈亮極夜,我燃尺素換永春。 義士壯節能多少,提筆文章未成新, 天道若非吾輩事,怎安茫茫枉死魂。

燃紙為魂

萬劫冬雪一点塵,地滾驚雷翻作新, 誰家有焰燃青史,我輩持紙煉民魂。 星辰高懸能互照,愚者閉目只自昏, 明朝更向刀山去,故因鬼哭沒海門。

雪鄉

寒窗半盞透冷光,忽聽風生兩腋涼, 穹低不容星墜地,雪多應見霰侵床。 天河影浸關山月,青松聲隨霧漏霜, 惟憶山水不念人,夢魂安穩此作鄉。

已遇大疫遍地忙,怎將糊塗當舊賬。 世事惶惶非人屬,百姓哀哀泣血傷。 大夫亮節遠江湖,白丁嘈嘈坐廳堂。 不敢高聲痛罵賊,只言今日又霜降。

日想

抬眉遠望靛藍天,蔭護青黃阡陌連。 日倦偷閒粉霞裡,長生此境確是煩。

鷓鴣天 別漢城

初見漢城水在天,清淚灑灑又經年。 風柔難拭遊人恨,江水浩盪不成眠。 日已深,夜猶寒。世事不捺便向前。 不求名聞三百載,但願安然雪境邊。

白雪團來尺素明,滾落塵埃一半橙。 微潤瓊鼻懶翕動,半合清眸似晨星。 緣起風動梨花落,柳折不忍碧蓮生。 南望江城傷往事,低眉佇目憐舊情。

踏莎行 三載櫻花

三載櫻花,兩般風味,一場驟雨飄滿地。 山高路長林逾靜,車行馬遠同聲寂。 八千行程,九州生氣。十億愁思孤心閉。 也伴鐘聲作筆聲,長夜追思獨堪憶。

烏夜啼 雨來

雨來輕花盛,葉展了無聲。 不見弄光蜂蝶舞,風靜縠紋平。 人忙晨星落,事煩孤燈明。 輕衣竹杖求天路,值此過殘生。

殘月

半掛殘月望天邊,幾點殘星困難眠。 風平霜靜涼入夜,星漢浩蕩不如閒。

一夜風雨

一夜風雨秋意長,望斷清冷兩茫茫。 半枯枝條輕點水,殘霧朦朧降地霜。 時歲平庸文章落,混沌心哀韻腳藏。 指尖沙逝留不住,煙波何處是吾鄉。

浣溪沙 秋雷

一聲雷驚三秋葉,浩蕩風催二度花。輕雪疑不到天涯。 夜驚霜凍雨聲疾,明朝新枝又抽芽。歲盡江頭感物華。

鷓鴣天 一夜西風

一夜西風吹鬢華,三千夢碎入人家。 獨步幽徑落紅盡,林蔭側畔冷雨斜。 秋風緊,催寒鴉。飛揚江邊百萬沙。 浩蕩白日迷舟客,老瓷涼水沏舊茶。

這裡是那麼耀眼, 黑暗都被擠到一旁。 而只消一站公交, 靜謐的夜便爬滿車窗。 行人的臉上少有笑容, 街上惟有引擎轟響。 眼見的斷壁殘垣, 眼見的點點燈光。 如果我應歸於黑暗, 為何要讓我見到光芒。 如果我是光明的子嗣, 又為何給我黑色的衣裳。 若我跨不過清晨和日暮, 就請把我葬於夕陽。

泡泡

迷幻的、脆弱的不只是夢境, 還有那憧憬的絢爛未來。 而同樣埋藏在心底的, 是那沉痛的過往和灰暗的現在。 只需等待, 蒸發便會讓泡泡破碎, 碎成一地不可見的悲哀。 還有什麼比泡泡更堅固? 有什麼能耐得住一陣風兒吹來? 讓我隨風去吧, 就像那落紅、落葉! 埋葬了一地塵埃。

桂子弄荷

桂子弄荷一痕秋,明湖抱月獨登樓。 萬裏悲歡總腸斷,信與長天不自由。

撥亂柳梢

撥亂柳梢懶風光,點飾夏妝倚微牆, 大明湖畔荷花淺,曲水亭旁流水長。

清照

天生清照碧無雲,三千風物弄凡塵。 迢迢水開江灘口,隱隱山連珞珈門。 思通天地攬日月,臥觀艮震攪乾坤。 試問神州誰主命,且看行真一代人。

聲聲慢 香銷魂斷

沉慟未見,休憶從前,放卻舊事順變。 修得眼眉,空有淚痕流遍。 悽涼三千夢裏,還驚起,雪灰飛散。 只一片,落花殘,只是夏涼時晚。 獨醒香銷魂斷,徒哀怨,風倦輕催歸雁。 瘦影橫波,暗恨幾回偷換。 東湖唯流逝水,再難追,曾經心念。 殘身破,泣聲斷,霜月滿院。

鷓鴣天 黑雲

黑雲壓城風乍雨,夜暗更深空如許。 驚雷聲斷不成眠,又逢花落春欲去。 殘卷哀,誰堪續?不料有期與君遇。 夢中還得共枕蓆,窗外月明相對語。

醉花陰 水滿春江

水滿春江風滿戶,明滅千秋樹。 幾度又從頭,花自飄零,殘葉歸無處。 思擾心神情擾目,魂斷江南路。 念去終相逢,相對無語,枕邊聲色暮。

醜奴兒 蓬飄萬裏

蓬飄萬里盡無緣,再別關山。再別關山,空高夜冷憑闌干。 歸影寥落獨茫然,未見炊煙。未見炊煙,揚子江上一縷寒。

醜奴兒 輕蟬早鳴

輕蟬早鳴青杏小,花好難留。花好難留,韶華易逝總煩憂。 夜黯更深學未斷,莫負春秋。莫負春秋,華發將成半生休。

踏莎行 冬葉

冬葉又雕,夏花未已。千秋枯榮只興替。 獨立塵俗行自樂,生來何必同天地。 回憶盡失,希望難覓。此情更捺誰堪記。 可恨相思不成眠,風暫歇繁星密。

鷓鴣天 風色乍歇

風色乍歇春又冷,不捺描眉空對鏡。 此身未是恨天生,瘦削腰圍憔悴影。 曲如鉤,愁似病。寒夜淒冷不耐聽。 怕得驚心苦無訴,深閨獨鎖還入夢。

塵淚

淚灑春江塵滿袂,猶憶櫻開花去未。 風起夜半月如水,一丈相思千般碎。

自度曲 生如萍

此生我亦不如萍, 隨風飄零,灑盡半身輕。 奈何根系緣未斷, 只恐殘生,悲歡總無情。

久居

久居淒涼地,又別滿天星。 風搖花逾靜,水映月更明。

泉之城

幕中客似雲,檻外花如燈。 地接河湖浪,天連日月星。 何以棲此地,泉溪石上鳴。 水自流人境,痕溼引君行。

踏莎行 三載離別

三載離別,一夜空寂。風雨無關只悲泣。 獨坐只啼空對影,天涯可憐傷心跡。 戎馬半生,江山無覓。身老山郊誰能記。 且過今生做此生,青松微曳蒼雲碧。

烏夜啼 哀弦

幾度悲歡聚,淚落不勝情。 弦哀泣慢只聲鳴,神回驚夜醒。 夢言駕鶴去,獨自數殘生。 共誰同訴斷腸痛,此恨總難平。

西江月 風落荊楚

枯魂陰陰猶在,殘軀沈沈哀歌。 風落荊楚惟淒婉,雁來天荒地坼。 二十光陰荏苒,八萬咳喘心割。 但使將軍又百戰,可堪回春幾何?

春水三千

春水三千綠,黯然一半傷。 拈花風盡破,撫琴淚皆藏。 輕泣浥彩綃,凝思斷空腸。 浮雲聚還散,江河勿相忘。

西江月 人家

人家墻瓦明艷,青山霧隱朦朧。 疏雲慵懶百態中,悠然冬日晴空。 枯敗殘魂獵獵,隨棄半生煢煢。 且乘小舟從此去,江河抱月長終。

落雪殘梅

落雪殘梅半凋零,櫻開雀啼杏子青。 楊柳不識今古淚,明月休照短長亭。

水調歌頭 花落無痕

花落了無痕,萬籟此都寂。猶憐煙月初霽,仍籠十里堤。 日日琴音未斷,年年飛聲洛笛,蓬飄萬千里。流水總東去,徵雁又北飛。 風落處,霞櫻盡,薔薇迷。春色尚佳,萬物凋零無可期。 半生魂影嗟嘆,空餘孤身荼蘼,休得空悲喜!惟願花不落,芬芳相憐惜。

蝶戀花 明月

明月常諳離恨苦,舊物傷情,殘思無寄處。 且剪青絲將自縛。繭中不知春色暮。 一縷繁華把人誤,三千淚痕,灑盡天涯路。 指尖櫻開還幾度,衹是人間留不住。

蝶戀花 青葉

夢遊天書造海山,竹簡移魂,悲喜作明暗。 朗星且織錦衾覆,白草又編蜀繡眠。 風落青葉春色殘,日月空照,思緒斷人煙。 看遍天涯心寥落,冷雨夜歸品淒寒。

西江月 風碎細雨

細雨飄落江岸,人煙消散眼前。車馬如龍盡天邊,風過魂影忽現。 又至悽清時令,失聲每每月嵐。殘軀碎落歸河川,且留一路夢寒。

鷓鴣天 寂落鸚鵡洲

江邊寂落鸚鵡洲,日日恍惚獨登樓。敗花掩路情不再,枯葉殘燈景依舊。 風不休,最悠悠,滬上冷雨把人收。霧遮齊魯家何在,獨行萬裏一身愁。

定風波 三千風行

三千風行觀雪降,五載情開有短長。撇盡浮塵心若鏡,舍斷,黃浦江上夜初涼。 聲律入耳時漸霜,筆忙,慢吟身餘水墨香。凝望夕日光明滅,何往?詞韻歸處是吾鄉。

留取枯葉

留取枯葉聽雨聲,半窗寂寂半窗明。 可憐廿八人飄落,別去新家換舊情。

四季歌

春風才吹楊柳綠,秋雨又染菊花香。 夏蟬更盼白晝暖,冬草空恨寒夜長。

鏡湖

鏡湖灩瀲流霜飛,江河煙波已成灰。 漢家多識北方月,年年隱沒十里堤。

雨霖鈴 淡花倦物

淡花倦物,舊時唱晚,曾雲歸路。風吹落池邊樹,天盡處,煙凝曉霧。 荊楚夢碎三載,獨棟風吹戶。雨休住,秋月逐影,怎為他人念淒苦? 情思已然把神傷,空守望夜明更斷腸。年年魂歸何處?無根雪,飄零江上。 平生孤苦,應把虛妄換作空無。便縱負千百罵名,還得全吾骨。

落葉白草

落葉白草遍地愁,凜風枯雲幾時休。 雨落門庭千百點,霧隱時令一半秋。 眼觀天地從理去,脣啟道法隨心流。 坐擁煙海同卿意,人生何處不揚州。

秋雨連珠

秋雨連珠愁不勝,冷葉寥落碧空星。 歸影隱沒高低樹,風光不限短長亭。

上海黯夜

風寂月明倚危樓,往事如夢眼中流。 日日音容總相伴,滴滴清淚不忍收。 如水車馬已漸歇,紗般輕雲又星漏。 混與天地同歸寂,黯黯夜色思君愁。

蝶戀花 雨潤

雨潤危樓絲絲密。風色漸歇,車馬同聲寂。殘道掌燈點點星,亦如悔來亦如淚。 濯洗一番攪魂歸。二十混沌,荒蕪人形非。神火熾焰焚舊體,鳳魂新生願相隨。

漫漫

漫漫書無盡,冷冷日蒼茫。 豰平荊水泛,晴碧楚天荒。 蕪草蔓古徑,枯葉埋幽牆。 歲月應有意,細讀筆漸霜。